扎兰屯市“10.23”特大杀人案侦破纪实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1日 点击数: 字号:

案发雅尔根楚

扎兰屯市所辖办事处雅尔根楚,鄂温克语,意为“森林茂密”,紧靠111国道和阿海省际大通道,公路网络四通八达。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山村,却因2013年10月23日晚间发生的一起凶残的杀戮,令人震惊。

10月23日这天天黑之后,扎兰屯市先是飘雪,而后又下起了小到中雨,一夜未停。

此时,扎兰屯市雅尔根楚办事处明星村八组农民李某正在村秘书董克龙家推杯换盏喝着小酒,董克龙的爱人刘春艳在旁边伺候着。时针指向18时30分左右,这时,与董克龙相距20多米前院的邻居任天平手握一把沾满血迹的杀猪刀闯进屋中,二话没说,举刀就向董克龙的胸腹部刺去。惊魂未定的李某下意识地从后边抱住任天平大喊道“二哥!你这是干啥?”面对体重二百零几斤的任天平,李某实在是瘦弱单薄,被任天平甩到一边,李某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到对面的被害人哥哥家喊人,当大家赶到时,任天平已没了踪影,董克龙夫妇倒在血泊中。

18时40分,扎兰屯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110报警电话骤然响起。电话是董克龙的侄子董某某打来的。报案称自己的叔婶被同组村民任天平扎伤了。指挥中心迅速向雅尔根楚派出所下达出警指令,所长聂柏龙立即带领民警赶赴案发地。然而,咫尺之遥的距离却因通往明星村八组案发地的一座桥被冲毁,民警们不得不绕道中和镇,行程要多走50公里。就在出警途中,聂柏龙获悉董某某的叔叔董克龙已撒手人寰。此时,聂柏龙意识到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治安伤害案件,而是一起命案,立即向局领导汇报了情况。

在莫旗参加完呼伦贝尔市农村平安建设现场会的扎兰屯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庄玉鑫接到滕立山副局长的报告时,正在返回扎兰屯的路上。“我正在往回赶,很快就到”庄玉鑫用手理了一下过早稀疏的头发,告诉司机“加快速度,直奔雅尔根楚明星八组!

就在副局长滕立山带领侦技人员迅速赶往案发现场的途中,获悉被害人刘春艳也停止了呼吸,正从赶往扎兰屯市医院的路上折返。20点50分,进入案发地后,警方很快找到了目击证人,到达现场的警方得知任天平驾驶摩托车向村子的正西方向逃窜。

获悉情况的呼伦贝尔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树泉指示扎兰屯市公安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在扎兰屯市周边省、市、县、区必经通道设卡堵截,全力以赴、全警上案,务必要将犯罪嫌疑人任天平围堵在扎兰屯市境内。

又添三条人命

犯罪嫌疑人选择的作案时机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是趁天黑作案,作案后便于潜逃;二是借雨天作案,公安机关不利于抓捕;三是借助熟悉地理环境向 大山里逃窜。这些都为抓捕工作到来重重困难。警方在赶赴现场的路上,警车多次陷在泥坑中,好几个侦查员都成了泥人,出发时紧急,多数人都没来得及穿棉衣, 在冷风凄雨中沿着嫌疑人逃跑的方向在黑夜中艰难地进行搜索。

21时30分左右,一组侦查员在距离明星八组6公里左右的二组一家商店走访时获悉,任天平曾到过该商店,并用刀威逼女主人,抢走20袋面包、10袋麻花、5个打火机,以及榨菜、火腿肠、编织袋还有4米塑料布等物品后,骑摩托车向西面走了。

24日5时30分,明星八组村民艾某某跑到专案组报案,称其继女王晓翠(24岁),女婿艾纯伟 (25岁)、以及年仅5岁的外孙女艾宇新被杀死在家中。原来,23日晚,艾某某接到专案组布控犯罪嫌疑人的通知后,曾打电话给继女王晓翠,但是对方没接,艾某某认为女儿一家睡着了。早晨起来赶到女儿家,才发现一家全被杀死家中。

赶赴一线 靠前指挥

24日清晨,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王树泉、市公安局副局长薄立峰、刑侦支队支队长苗立春和行动技术支队支队长张本光等人在通往扎兰屯的道路上疾驰着。五条人命的大案对于来到呼伦贝尔虽不满一年,但却有近三十年侦查经验的王树泉来讲,也不能不说是一次挑战。车辆在疾驰,他的大脑也在高速运转,根据 所获取的信息,他再一次拨通了庄玉鑫的电话,下达了第二次指令:一、仔细勘验现场,认真尸检,将任天平作案的所有证据锁定,用证据说话,制作多媒体课件, 为侦察、缉捕提供线索方向,为认定犯罪提供铁证;二、对受害人的所有亲属派出警力保护,防止酿成新的血案;三、对任天平的所有亲属家进行蹲守,如其潜回及 时抓获。同时,对外地亲属立即派出追捕组;四、请扎兰屯市委、市政府立即部署各乡镇办事处特别是与雅尔根楚毗邻的乡镇,发动群众提供线索,同时做好市民自 身的安全防范工作;五、在电视台、广播电台、交通台发布悬赏通告,对提供直接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的群众,奖励人民币拾万元;六、大量印发通告,广为散发, 并发布公安政务微博、微信;七、掌握任天平所有亲属的情况;八、由中心现场辐射,派出若干搜索组边访边追,力争发现任天平走过的蛛丝马迹。走访的重点是沿 路、沿山村屯的小商店、小饭馆、小旅店、小诊所、加油站,搜寻的物品是摩托车、任天平随身携带的物品、食品包装袋及残渣,野外笼火的火堆余烬等。重点部位 是空房、窝棚、羊点、牧点等;九、在外围卡点堵控到位的同时,多余警力不必到中心现场集结,可按各自所在的位置向中心现场寻访追缉,并沿线扩大搜索范围; 十、将犯罪嫌疑人的照片、体貌特征以彩信形式发给所有参战民警并转发给所有参与缉捕人员,同时发给出租车司机;十一、对周边地区,居民家中进行走访,调查 了解是否有被盗的物品、机动车等。

24日12时,王树泉副市长赶到案发地,市局副局长吴铁峰、薄立峰、刑警支队支队长苗立春、技侦支队支队长张本光、警犬基地主任王杰携带两条警犬及110名武警战士也一同到达现场,很快以王树泉副市长为总指挥,吴铁峰副局长、薄立峰副局长为副总指挥的专案指挥部高速运转起来。24日一大早率领相关人员赶到案发地的扎兰屯市委书记任宇江也积极协助王树泉副市长指挥“10.23”杀人案的侦破工作。

鉴于扎兰屯市公安局警力已全部投放在外围堵卡、沿线搜索、受害人亲属及嫌疑人亲属家蹲守、周围村屯巡逻,中央警力空虚的实际情况,特别是考虑到搜山需要动用大量警力,王树泉副市长果断从阿荣旗公安局调集100名警力,从武警支队、边防支队各调集120名官兵,火速赶到扎兰屯案发地点进行增援,开展更具规模的搜捕工作。扎兰屯林业公安分局、柴河林业公安分局、南木林业公安分局的150名警力也集结到位。

24日上午9时多,以扎兰屯市公安局纪委副书记冯占阳为组长的搜索组在明星村一组的山上发现了任天平抛弃的摩托车,种种迹象表明,嫌疑人已经逃入深山老林。

王树泉在指挥现场再一次做出警力部署:将扎兰屯市的50名警力与武警支队110名 武警混编成四个组,由扎兰屯市公安局四名副局长带队对任天平形成合围,一组由发现摩托现场从后向前搜索,一组到前方的黎明村布控堵截,一组到北侧的集体村 布控,一组到南侧的三道沟村布控,对任天平形成合围之势。同时,确定案发现场经纬度,协调航空护林站派直升飞机沿中心现场周围搜寻犯罪嫌疑人踪迹。

24日下午,公安厅副厅长杨小平带领厅刑侦总队、技侦总队负责同志飞抵海拉尔机场后,直接驱车赶赴扎兰屯,并于18时30分,赶到案发地。在听取王树泉汇报后,杨小平亲自到现场勘查,并进一步做出一系列部署。自治区副主席、公安厅长马明不时打来电话,关注案件的进展。根据案件进展情况,指挥部又及时增调警力,派出四台巡逻车,每车4名民警打警灯巡逻。派出警车打警灯在嫌疑人可能藏匿的八家子南山周围巡逻,使任天平不敢下山,又在山下设立若干潜伏哨,同时临时组成9支搜索队在包围圈内不停地穿插搜索。

24日20时,指挥部接到群众举报,在集体村三组山上发现火光。警方立即派出200名民警分成四组,对集体村一组的西山进行了搜山,四组人分东南西北四面,悄然到达指定位置,对西山展开围剿。

搜山至25日凌晨3时未果,各组撤至山脚下,潜伏设防。5时36分,在集体村一组对面山上潜伏哨再次发现火光。此时,武警、边防官兵共计240人在武警支队支队长胡东凯、边防支队支队长佟凌率领下,到达专案指挥部,指挥部又将240名警力分成东南西北四个组,再次向包围圈内进发。9时许,扎兰屯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教导员封树伟带领的搜索组在三道沟新建点一座空房内发现了刚熄灭的火堆,余烬尚烫手,而且发现了任天平随身携带的火腿肠包装、面包袋等物品。

指挥部对周围警力及时调整,缩小包围圈,将犯罪嫌疑人压缩在了一个方圆10公里范围内的山上,并部署周围300名警力搜山围捕。

工作进展得异常艰苦。参战人员两宿一天未能合眼,雨后的山里寒冷刺骨,山路泥泞难行,种种困难考验着参战官兵,熟悉茂密森林地形的犯罪嫌疑人任天平就如人间蒸发,临近傍晚警方再次搜山无果。

难道任天平已经逃出包围圈,毕竟这里的通道四通八达。已经两天一夜未合眼,眼睛布满血丝的王树泉一根接一根吸着烟,他深信指挥部的部署万无一失, 犯罪嫌疑人绝不可能逃出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杨小平副厅长、王树泉副市长和扎兰屯市委书记任宇江等人商议后认定,任天平就藏匿在山上某个角落。指挥部要求 全体参战民警发扬不怕疲劳、连续奋战的精神,克服饥饿、寒冷,安排参战民警内紧外松、从明转暗 ,悄然撤至四边山脚下,2人一组,设立潜伏哨,伺机待敌。王树泉预感目前最艰难的时刻也是离胜利最近的时刻,他再次叮嘱各个潜伏哨,鼓励大家咬紧牙关,保持高度警觉,犯罪嫌疑人任天平肯定就在山上,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无端猜疑 小纠纷引发大命案

被害人董克龙一家和艾纯伟一家,都位于任天平家的道北,艾家与任家南北对门,董家在任家斜对着20米处。

2008年7月 天降大雨,雨水从山上冲下来,任天平为了排水,在路上用四轮车拉沟放水,这样水就流到艾家,双方为此吵起来,任天平用铁锹将艾纯伟妹妹艾天颖胳膊拍了一个 大包,任天平的妻子将艾天颖脸部挠伤,当时董克龙是村秘书,进行了调节但未果,后来任天平在扎兰屯当教师的姑姑去给调节,任天平给艾天颖赔偿6000元,任天平认为自己吃了大亏,是艾家讹诈他家,同时认为董克龙偏袒艾家。

2011年,明星村有人举报村支部在土地保险上有造假行为,扎兰屯市检察院对此进行了立案调查。当时,任天平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村里怀疑是他举报的。而任天平猜测,把自己和举报之事牵扯上的很可能就是当时任村秘书的董克龙。

2012年冬天,任天平家在三道沟散放的羊缺少了几只。事后查明,三道沟有个废弃的井,为安全 起见,村民在上面盖上树枝,而羊在吃树枝上面的草时,有几只就掉到了井里。任天平怀疑自家羊丢失,很可能就是和自己有过节的艾纯伟干的,也可能是董克龙报 复自己。任天平自认为自己的亲属在扎兰屯市有一定身份,自己在村里还算是有一定声望的人,挨人欺负,实在窝囊,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

疯狂的杀戮

2013年初,在任天平的心中,就产生了报复艾、董两家的念头。10月23日晚, 在家越想越气的任天平将摩托车推出院子,返回屋内将事先准备好的杀猪刀拿出,驾驶摩托车就往南面疾驰而去,绕了一圈后,将摩托车放到一隐蔽处,翻墙跳进与自家对面的艾纯伟家,一进门,还没等艾纯伟“二哥来了!”话音落下,拿起刀就刺向艾纯伟和他的媳妇,夫妻俩没有任何防备,顷刻间就被任天平捅倒在地,血流如注。5岁的女儿艾雨欣吓得顿时嚎啕大哭,任天平跳上炕,残忍地将无辜的小女孩杀戮。作案后,任天平驾驶摩托车直奔董克龙家,一进门就是一顿乱捅……

亡命奔逃

根据事先想好的逃跑路线,任天平作案后开始了亡命奔逃。他骑摩托车先到达屯东头的商店前停下,解决内急后,又骑摩托车到明星村五组的一 家商店,手持杀猪刀强行让店主帮撑袋子装走糕点、火腿肠、榨菜、打火机、塑料布等物品,并骑摩托车向明星村一组方向逃窜。因下雨路滑,道路泥泞,摩托车根 本骑不了,任天平在明星村一组沟里弃车向西逃跑,逃至明星村一组西沟沟头(山顶)藏匿。由此,开始了与警方的周旋,任天平在明星村土生土长33年,雅尔根楚的密林、明星村的沟壑他早已烂熟于心,而且,他在暗处,警方在明处,就这样他利用山的阴坡和阳坡,以及密林、沟壑和一些空置的简易房屋与警方搜山人员和直升机玩起了“捉迷藏”。

活捉归案

随着时间流逝,任天平感到自己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他在山上远远地望去,到处都是警察,警车在山路上排列得就像一条长龙,有时搜山民警的脚步声他 听得一清二楚。恐惧和绝望逐渐占据着他的内心,他感到,自己已无路可逃,但侥幸的想法和求生的欲望,让他还想做最后的逃亡努力。警方一个搜山在明处和潜伏在暗处相结合的细节,终结了任天平的逃亡之旅。

25日18时50分左右,为逃避搜山的警察,任天平慌不择路,被林中倒伏的干树枝刮倒,“哗”的一声在寂静的山林里传出去很远。而就在附近潜伏的扎兰屯公安局副局长许国令率领的抓捕组,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声响,他立即指挥武警战士果断地把发出响声的这片树林包围。逃跑无望的任天平在绝望中还想垂死挣扎。他把杀猪刀紧紧地握在手里,怕刀被抢下,他又用鞋带儿将刀把紧紧地缠在手腕上,他顺势倒在草地上“装死”,等待着抓捕人员一步步靠近。

“别慌!慢慢靠近!手里有刀!”富有作战经验的许国令副局长一边指挥战士合围,一边提醒战士们小心。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停!”当包围圈缩小到距离嫌疑人十米远时,许国令命令战士们停下来。他要细观察一下嫌疑人的动静,伺机抓捕。毕竟是接近晚间19点钟,大山里早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有几只残弱的手电光照射着嫌疑人,但不是看得很清楚。

任天平一看他的小伎俩没有得逞,欲持刀顽抗,许国令果断鸣枪示警,任天平见逃跑无望,向自己肚子上扎了一刀。民警果断出击迅速制服了任天平。经过在医院的治疗,任天平已无大碍,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逸轩 品杰 国令)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扫描二维码关注“平安呼伦贝尔”